當前位置: 首頁>溫故

維珍瘋狂

作者:理查德·布蘭森點擊次數:967   發布日期:2020-07-07

核心提示:不管是我的一系列看似瘋狂的決定,還是我建立的一系列維珍公司,都是一連串彼此緊密聯系的挑戰。

 

 

維珍集團的發展目標是什么?這個問題太大了,根本不可能給出答案。有人說,我確定的維珍前景違反了所有商業規則,千變萬化,過于寬泛;也有人說,維珍已成為本世紀的領軍品牌之一;還有人對維珍作細致入微的分析,并撰寫有關的學術論文。而我呢,不過是拿起電話,繼續經營。

我是理查德·布蘭森,不管是我的一系列看似瘋狂的決定,還是我建立的一系列維珍公司,都是一連串彼此緊密聯系的挑戰。它們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時代。

 

《學子》誕生

 

我家位于薩里郡的夏姆里格林,從小到大,父母不斷為我和兩個妹妹確定各種挑戰目標。母親為了讓我學會獨立生活,曾在我年僅4歲時,在離家幾英里遠的地方把我放下車,讓我自己找路回家。

我想父母肯定給我灌輸了一種叛逆精神,我總是認為打破規則是合情合理的事情。15歲時,我和同學喬尼·吉姆斯開始討論修改校規的問題,并且試圖重新組織學校的就餐體系。

校長建議我將自己的觀點發表到???,但喬尼和我想另外創辦一份觀點新穎的???。我列出一份潛在廣告客戶名單,還給一家書店寫信,問他們是否打算進這份刊物。就這樣,至少在計劃中,撰稿人、廣告客戶、發行商和成本全都準備好了——我的第一份商業計劃書搞定了。

我們最終確定使用“學子”作為刊名,因為當時正在熱火朝天地討論“學生權力”。母親借給我4英鎊,預備用來支付打電話和寄信的費用。喬尼的父親為我們設計出印有抬頭的信紙,頂上是“《學子》——英國青年的雜志”一行字,并以一輪初升的太陽作為標志。然后,我們就開始寫信給所有的撰稿人和潛在的廣告客戶了。

我給這些廣告客戶打了很多電話,寫了幾百封信,然后提心吊膽地等待回音。不久后,我收到第一份文案拷貝、一張250英鎊的廣告費支票,同時英國著名漫畫家杰拉爾德·斯卡夫同意給我們畫一幅漫畫并接受采訪?!秾W子》終于從我腦子里一個渺茫的希望,變成一本真正的雜志。

1967年我離開家鄉時,已經快17歲了。校長留給我的離別贈言是:“恭喜你,布蘭森。我預言你將來要么蹲監獄,要么成為百萬富翁。”

1968年1月,在喬尼父母住所的地下室,《學子》的第一期出版了。

 

理查德·布蘭森15歲時就創辦了《學子》雜志。

 

初露頭角

 

很意外,米克·賈格(滾石樂隊主唱)和約翰·列儂(披頭士樂隊成員)也同意接受我們的采訪,要知道,在當時的學生心目中,他們倆都是半神半人般的偶像。

但我們的日子仍然艱難。我會花好幾天工夫打電話,兜售廣告位,到處游說,找人為《學子》免費撰稿,或接受采訪。喬尼是我的好搭檔,他對各種采訪對象與采訪原因了然于心。而我則能使出渾身解數說服他們接受訪談,有一種不怕遭到拒絕、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固執。

出版幾期之后,參與《學子》辦刊的人逐漸增加。通過口口相傳,老朋友們從學校趕來了,然后是朋友的朋友,或者讀過這份雜志的人。形形色色的人都來幫我們發行雜志,我們的基本想法是,他們出售雜志后,付給我們一半收入,也就是說,每賣一本雜志,雙方都可以賺1先令3便士。

我想盡辦法維持雜志的生存,卻沒有意識到,這種迫切的需要同時也將我當記者的抱負擠到一旁。喬尼負責編輯,我負責經營、出售廣告位、與印刷商討價還價??梢哉f,我是因為一時疏忽才變成企業家的,不過,當時若有人向我提到企業家這個詞,我很可能還得問問喬尼這是什么意思。

盡管我們已經竭盡全力,但《學子》仍賺不到錢。我開始想出各種辦法讓它朝其他方向發展,提高它的知名度,如創辦《學子》聯合會、《學子》旅游公司、《學子》住宿中介公司。我并未把《學子》視為名詞,或把它自身當作目標,而是把它視為形容詞,一個能讓人們從中辨認出某種關鍵價值的詞語,是整個一系列服務的開端。

不久,一些全國性報紙的記者開始采訪我,并對《學子》評價很高。

“似乎來自全球報紙的攝影師、記者和作家都渴望幫助《學子》。”《星期日電訊報》寫道,“他們在所有中學和大學里,已經發展出一個龐大的志愿者發行組織,確保五十多萬學生能讀到這份雜志。”

“頂級撰稿人的數量多得驚人,報道范圍不受限制。”《觀察家報》寫道。而《每日電訊報》則說:“大眾刊物《學子》已吸引許多知名作家,它似乎將成為這個國家發行量最大的雜志之一。”

之后的一天,我忽然想到,唱片發行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商機,便開始考慮進軍唱片發行業務。我在雜志上發出第一份出售便宜唱片的郵購廣告,大量咨詢電話如潮水般涌入,也為我們帶來大量現金。

我們決定另外找個名字命名郵購業務。這個名字要醒目迷人,與眾不同。最后,大家一起定下了公司的名字——維珍。

 

打通上下游

 

事實證明,我對唱片發行的直覺是正確的。學生們很舍得花錢買唱片,當他們發現在維珍能買到更便宜的唱片時,便趨之若鶩。我們每天收到的信從最初的一捆變成了一大包。顧客預先匯款是郵購業務最大的好處之一,這為我們提供了購買唱片的資金。我們的銀行賬戶上開始有了大量現金。

1971年1月,一場完全無法控制的變故差點毀了我們,那就是郵政工人大罷工。我們的郵購業務眼看就要完蛋了,客戶沒法給我們寄支票,我們也沒法寄唱片,于是,我決定開一家店鋪出售唱片。我們必須在一周之內,在資金耗盡之前找到店址。

我希望維珍唱片商店成為《學子》的延伸,讓顧客能在這里聚會,一起聽唱片,而不是簡單地沖進來買了唱片就走。我希望顧客能待更長時間,跟工作人員聊一聊,對他們要買的唱片真正產生興趣。

維珍唱片店沒有名氣,沒法靠聲譽吸引顧客專門來購買唱片,因此我們必須想辦法吸引行人一時沖動走進店鋪。我在人流量最大的牛津街尋找待租的房屋,最后以幫忙推薦鞋為條件,免費租下了一間鞋店樓上閑置的房屋。

開業的前一天,我們順著牛津街散發了數百張銷售打折唱片的傳單。第一天營業是周一,顧客在店門外排成一字長龍。第一位顧客買的是一張德國橘夢樂隊的唱片,通過郵購業務,我們已經注意到這支樂隊的唱片賣得非常好。

為了讓顧客感到滿意,我們在店里提供頭戴式耳機和懶人沙發,讓他們能免費閱讀音樂雜志,還提供免費咖啡,顧客想待多久就待多久。我們的口碑開始四處傳播,每次在牛津大街上看到有人提著維珍的紙袋,我都引以為豪。就這樣,以忠誠顧客為基礎,維珍的名氣越來越大了。

音樂界的一端是唱片銷售,另一端則是錄音棚。聽說當時的錄音棚供不應求,因此,1971年,我在牛津以北購買了一處莊園并改建成錄音棚。我當時的想法是,必須通過各地的分店以及出口和郵購業務,出售更多唱片;必須吸引一些重要的藝術家,到我的錄音棚錄制唱片,同時,必須建立一家唱片公司。

广东快乐十分定位杀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