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溫故

極速搜索

作者:戴維·懷斯 馬克·摩西德點擊次數:888   發布日期:2020-06-04

核心提示:如今的谷歌,已成為互聯網時代最有價值的品牌之一。

 

 

在誕生后的20多年里,谷歌始終保持著創新、富有希望和潛力的企業形象。超過10億用戶,年搜索量超過1萬億次,擁有8萬多名員工和數百萬臺電腦,提供搜索結果、YouTube以及其他產品——如今的谷歌,已成為互聯網時代最有價值的品牌之一。

 

不吵不相識

 

一切始于1995年春。

謝爾蓋·布林到斯坦福大學已有兩年,他是一名數學天才,19歲時即取得本科學位,首次報考就高分通過斯坦福大學博士生入學10門必考科目。拉里·佩奇是美國中西部人,那年剛考取斯坦福大學的博士生。

在學校那年的迎新活動中,謝爾蓋帶領拉里等新生參觀加州校園,突然,這兩個素不相識的人爭論起來,火花四濺。自此,兩人一見如故,開啟了一段奇妙的人生之旅。

當他們在象牙塔里摸索前行時,外面的世界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。成立16個月的新技術公司網景于1995年8月9日上市,首個交易日,其股票就從每股28美元飆升至75美元,這標志著硅谷互聯網時代的到來。

網景上市成功后,金錢的味道彌漫在斯坦福大學計算機科學系。學校的主要任務雖是培養新一代教授和學術研究者,但它也是一些世界上最成功的技術公司的孵化器,其中包括惠普公司和太陽微系統公司。拉里和謝爾蓋都是教授的兒子,他們來斯坦福大學是為了獲取博士學位,而不是發家致富。但是,兩人都不知道自己對學術發自內心的追求將很快受到考驗。

謝爾蓋和自己的指導老師拉吉夫·莫特瓦尼合作,尋找從海量數據中提取信息的方法。這樣的數據挖掘能用來確定顧客會購入哪些商品,從而幫助零售商更好地擺放商品。謝爾蓋和老師嘗試著把這種技術應用到新興的、混亂無序的互聯網上。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,網絡就像虛擬的狂野西部——不受管制、沒有約束力、缺乏規矩。

為了幫助用戶從互聯網查找信息,研究人員在早期曾開發出一系列搜索工具,包括網絡爬蟲、萊科思、麥哲倫、搜信、激發和熱播,均未成功。謝爾蓋也嘗試了其他網頁目錄和搜索引擎,但沒有一個令人滿意。一個簡單的搜索指令會帶來成百上千條毫不相關的結果,他確信,開發更好的搜索方法迫在眉睫。

同一時間,拉里一直忙于一個“數字圖書館”項目,他使用遠景搜索進行網絡搜索。拉里注意到,除提供網站列表外,遠景搜索引擎還提供一些關于“鏈接”的模糊信息。鏈接造就了網絡的活力,當計算機用戶注意到一個突出顯示的文字或短語時,他們就會點擊,了解更多信息。

遠景公司似乎并沒有對這些鏈接作任何處理,拉里卻想研究如何進一步利用這些鏈接。對極具眼光的計算機專家來說,網絡本質上就是鏈接。

 

谷歌上線

 

1996年,拉里和謝爾蓋開始合作,下載并分析網絡鏈接。獲取數據的過程比拉里預想的要長。根據估算,他們每發送一個“爬蟲”程序去搜索整個網絡,計算機科學系都要花費2萬美元,但他們渴望完成這項工作。

拉里有一個理論:通過計算指向某一網站的鏈接數量,可以對其受歡迎程度進行排名。在某種意義上,網絡鏈接讓拉里想到引用。“引用很重要,”拉里說,“事實證明,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引用過10000篇不同文獻。”拉里得出結論,同樣的道理也適用于網站。

拉里更進一步取得了概念上的突破:并非所有的鏈接都平等,其中一些比另一些更重要。如何決定哪些網站更重要?很簡單,指向一個網站的鏈接越多,它就越重要。拉里將自己的姓和處理的文件巧妙結合在一起,把自己的鏈接評級體系命名為“佩奇等級” 。

謝爾蓋和拉里相信,將頁面等級算法應用到互聯網上,可以作為他們博士論文的研究方向。1997年年初,拉里已經開發了一個原始搜索引擎,并把它命名為BackRub,它可以通過鏈接向前或向后處理各種網頁。他們發現自己在不經意間為互聯網設計出一個排名系統,出其不意地解決了互聯網信息搜索中的一個關鍵問題。

1997年秋,謝爾蓋和拉里決定給BackRub搜索引擎起一個新名字。拉里請室友肖恩·安德森幫忙選擇,他在白板上寫下一個又一個名字,而安德森不停地說“不好,不好”。這種情況持續了幾天,直到最后安德森問拉里:“Googleplex怎么樣?你們想建立一家搜索和索引公司,讓人們能組織、使用大數據,Googleplex是一個龐大的數字”。

拉里喜歡短一點的名字,于是他說:“我們就用Google(谷歌)怎么樣?”他當晚就注冊好,并在白板上寫上:Google.com。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像互聯網公司,如同雅虎或亞馬遜一樣。

此后,搜索引擎通過google.stanford.edu這個地址,供斯坦福大學學生、教師和管理人員在內部使用。在校園內,它的口碑逐漸傳播開來。斯坦福技術許可辦公室開始為其申請專利,師生們開始用它在網上搜索信息。

沒錢雇用設計師和藝術人員來設計精致的頁面,謝爾蓋便讓谷歌主頁保持簡潔。從一開始,谷歌干凈、質樸的外觀就吸引了搜尋信息的計算機用戶。在雜亂無序的網絡世界,谷歌的紅黃藍三原色和白色背景相互依托,展現出的純潔感深受大眾喜愛,與越來越多的充斥著浮華廣告、堆滿各種圖形和文字的網頁形成鮮明對比。

隨著數據庫和用戶群越來越大,謝爾蓋和拉里需要更多的計算機。由于缺乏足夠的資金,他們只能想盡各種方法省錢,購買零部件組裝機器,在倉庫里翻找沒人認領的計算機。“我們只是借用一下,想著如果他們不盡快來取,就說明他們不著急用。”謝爾蓋說。

得知他們到處搜尋機器,導師們從斯坦福“數字圖書館”項目中拿出1萬美元資助他們。在研究室塞滿計算機之后,他們又把拉里的宿舍變成數據中心。

 

谷歌創始人拉里·佩奇

 

10萬美元

 

1998年3月,拉里和謝爾蓋有意聯系當時最知名的搜索引擎遠景,希望遠景能出資100萬美元,購買即將獲得專利的佩奇等級系統,畢竟這一系統將改善其搜索結果。遠景在當時占據整個搜索市場份額的54%。如果合作達成,謝爾蓋和拉里就能回到學校重拾研究。但遠景最終決定放棄谷歌,因為其母公司——數字設備公司不喜歡依賴外人。

在斯坦福大學教授和技術許可辦公室的幫助下,謝爾蓋和拉里還試圖把佩奇等級系統賣給奮揚、雅虎或其他公司,但都沒有成功。那陣子,周圍的人好像只關注如何盡可能多地銷售廣告,盡快賺到錢,沒有人對資助搜索引擎感興趣。

在遭受拒絕幾個月之后,二人想明白了:要想真正發展谷歌,他們需要離開校園并承擔風險;但是,沒有投資,他們就沒有辦法購買所需的計算機來嘗試這個項目。

1998年8月下旬,在研究生院一位教授的推薦下,拉里和謝爾蓋與安迪·貝托爾斯海姆見面了。貝托爾斯海姆是一位具有傳奇經歷的投資者,他喜歡谷歌的創意,但擔心其商業可行性,因為遠景公司和市場上的其他搜索引擎都在虧損。

對于今后如何盈利,拉里和謝爾蓋認為可以將搜索技術授權給愿意付費使用的公司,或者由一家大公司出錢購買這項技術,并將其納入公司的產品組合中。“這是我近年來聽到的最好的想法,”貝托爾斯海姆說,“我想參與進來。”

謝爾蓋回憶說,安迪·貝托爾斯海姆沒有討論任何細節,直接開了一張金額為10萬美元的支票給“谷歌公司”。此舉給了二人信心,此后,他們在短時間內籌集了大約100萬美元,足以購買所需的計算機設備,把項目繼續往前推進。

广东快乐十分定位杀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