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隨筆

小店的迷人之處

作者:張豐(媒體人)點擊次數:779   發布日期:2020-07-07

核心提示:它不僅是生意,也是一種關系。

 

 

有一段時間,我常和朋友去一家小咖啡館喝咖啡聊天,每人消費不過幾十元,就可以消磨一個下午。店主是個麻利的女孩,當我表達出對開咖啡館的向往時,女孩說,扣掉房租,每個月才掙幾千塊。

這打消了我要開一家小咖啡館的浪漫念頭,但是一個新問題又誕生了:既然開小店賺不到多少錢,人們為什么熱衷于開店呢?而且,不少店主看上去滿臉的幸福感。

我家樓下有一家小夫妻開的包子鋪,最初小區只有這一家早餐店,如今已經有了4家,而且主打產品全都是包子。隨著競爭的加劇,夫妻倆開店越來越早,關門越來越晚。為了留住老客戶,小夫妻從各種細節上改進產品和服務。只要老客戶往店門口一站,老板立刻笑瞇瞇地迎上前問:“您來了!吃點啥?老規矩?”

隔壁的修腳店也是由一對小夫妻經營。這家店每月房租2800元,雖不算高,但是小兩口要靠開店掙更多錢也不容易,老板準備兼職干點別的。這對夫妻性格開朗,修腳店經常人來人往,有熟客帶寵物過去,夫妻倆也能幫忙照看。熟客為了致謝,常會邀請夫妻倆吃飯。

這就是小店的迷人之處。它不僅是生意,也是一種關系。疫情期間,我從來沒有動過要搶購物資的念頭,因為每天去樓下小超市,都能看到大米還在,速凍餃子還正常供應。

從3月起,我每天出門溜達,看街邊小店慢慢開張。先恢復的是水果店,然后是五金店,再往后則是各種餐飲小店。一家串串店復工那天,生意爆好,食客排隊都排到了馬路邊。以前這家店生意沒這么好過,如今人們去吃飯,仿佛更是為了慶祝,在這種煙火氣中,人們能感受到一種說不出的力量。

擁有一家屬于自己的小店,仍然是迷人的。上班不用打卡,可以隨意支配時間。工作中的自主權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,幾乎每個店主都會不斷和顧客交流,生意之余,和顧客聊聊柴米油鹽,幫顧客照看寵物,有時甚至要照看熟客的孩子。這種信任給人的滿足,是寫字樓里的工作體會不到的。

手機發明之前,小店也是信息發布和流通的主要場所。兩百年前,巴黎的咖啡館就是人們看報、聊天的地方。那時報紙還比較昂貴,于是在咖啡館聊天聽八卦成為都市人生活的必需品。與鄉村相比,都市人更看重各種信息,有些信息還能幫助人們抓住機會賺大錢。

移動互聯網的普及,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小店經濟。如今,人們足不出戶,就可以在網上買到各種東西,這讓小店存在的價值受到懷疑。不久前,我在小區門口遇到為附近水果店發傳單的年輕人,傳單上承諾在該店購物可免費送貨上門。我接過傳單,遇到一個垃圾桶,便把傳單扔了進去。

簡·雅各布斯那本不朽的名著《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》,把小店看作街區活力和安全的源泉。這次疫情讓我明白,小店不僅僅是商業,還是小區精神生活的一部分。電商當然是一種趨勢,各種“送貨上門”也是無法阻擋的潮流,但是有些東西是不可能靠外賣送達的。如果小區周圍的小店都關門了,那種視覺上的空洞和精神上的荒蕪,對每一個人,對這個社會,都是一種傷害。(支點雜志2020年7月刊)

广东快乐十分定位杀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