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隨筆

市場博弈下的理智與情感

作者:宋金波(媒體人)點擊次數:531   發布日期:2020-06-04

核心提示:好的博弈機制,應該首先避免讓最沒發言權的角色之間互相傾軋,左右為難。

 

 

5月上旬,很多使用快遞的消費者陷入了某種情感上的兩難,起因是豐巢開始嘗試快遞超時收費。

豐巢等智能快遞柜出現后,立即獲得了快遞員的青睞。起初,快遞員還發個短信知會收件人一聲,后面干脆連形式上的征詢流程都取消了。收到通知后,如果收件人正在忙脫不開身,超過24小時才想起來去取件的情況常有。

在出臺超時收費政策之前,消費者和快遞員尚可維持一種微妙的平衡??爝f員不征求意見就把快遞入柜,雖令人不快,但一方面有時確實需要,另一方面,似乎因此就去投訴或者與快遞員交涉一番,會顯得小題大做,對既成的局面,大家也就慢慢默認了。

如今平衡被打破。本來對快遞入柜就有些不情愿,現在還要莫名被收錢,而且是由與消費者沒有任何契約關系的豐巢來收錢,讓人感覺很不爽。倒不是純粹為了錢,而是因為,作為消費者被剝奪了選擇的權利。

無奈之下,消費者用自己的方式表達不滿:不是超時收費么,我偏不去取,快遞員總要負責到底。也有人直接致電豐巢服務熱線,要求所有綁定自己電話號碼的快遞都不得放入任何豐巢快遞柜。這樣一來,快遞員就算征詢意見也不管用了。

這辦法當然也有問題,因為將最大的壓力傳導給了快遞員。我曾聽到兩位快遞員在一起吐槽:“人家說收費就不來取,我能怎么辦呢?”

這是多么尷尬的局面啊。消費者和快遞員,在這個復雜多元的消費鏈條上,本是兩個最不具有集體博弈能力和話語權的群體,而快遞員無疑是最辛苦的一環。但理智又告訴我們,在這個局面下,同情、包容、隱忍都只是純粹私人的情感,在一個商業博弈的局中,不合時宜也沒有任何實際價值。

這場突發的博弈,在監管部門出面后,當然也由于輿論的壓力,最終以各退一步的方式告一段落。豐巢把超時收費的時限延長了一半,更重要的是,給了消費者預先選擇的機會??傮w上,這算是各方都能接受的結果。

我也重新開放了豐巢入柜的權限——在那一刻,我竟然松了一口氣。當然,有些消費者,比如我鄰居家的兩位老人,就再也不肯接受入柜的選擇。

我也明白,這不會是最后一次。博弈無時不在,不刻不在。如果有下一次,我會怎么選擇?

答案不言自明。既然無可回避,既然我們相信博弈通??梢詭砀侠淼姆?,我們就理應有更強的自覺與意愿表達訴求。這種自覺十分重要。市場博弈中的主體,要培養表達意見的能力,尋找表達的機會,尋求合適的溝通方式。某種意義上,這也是一種“權利”。

抗擊新冠肺炎疫情,讓無數群體強烈地意識到了利益共同體乃至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性。在豐巢提出超時收費后,上海、杭州一些小區業委會以十分積極的態度和專業的發聲,直接影響了事態發展,便可以視為一個例證。

當然,好的博弈機制,應該首先避免讓那些最沒發言權的角色之間互相傾軋,左右為難。人類的理智與情感,并不是永遠只能非此即彼。(支點雜志2020年6月刊)

广东快乐十分定位杀号